自由城
自由城

丹麦哥本哈根自由城,是世界上最后一个“乌托邦”吗?

在被英国时尚杂志《Monocle》评为 “世界最宜居城市”的哥本哈根,如果你问当地人这个城市哪里好玩,他们会说:你可以去我们的自由城看看。


分类: 
在被英国时尚杂志《Monocle》评为 “世界最宜居城市”的哥本哈根,脑海总会浮现一切有关设计、时尚、简洁的城市印象,还有小美人鱼雕像。如果你问当地人这个城市哪里好玩,他们会说:你可以去我们的自由城看看。
  
自由城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?按高晓松的话说,这是一个因过于自由而产生的地方。

在丹麦,寸土寸金的哥本哈根中心区,有一片“不属于”政府的土地,它就是克里斯钦自由城(丹麦语: Fristaden Christiania),简称为自由城。

  

1971年,一群非法定居者和艺术家占领了哥本哈根城郊一座废弃的军事基地,宣布这里脱离丹麦的法律管辖,属于 “自由区”,由他们自行制定法律管理。由于地处克里斯钦沙文区内,他们将其命名为克里斯钦自由城(Christiania)。每年的9月26日定为自由城的生日。

  
©克里斯钦自由城的第一年

克里斯钦自由城可能是迄今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、延续时间最长的公社。这个宣称自治的小城市占地34公顷,拥有自己的国旗和货币。常驻居民1000人左右,大多是嬉皮、自由艺术家、草根运动人士、摇滚乐手。

  

他们的国旗亦很有特色,据说嬉皮们当初进驻这个军营时,找到大量橙红和黄色油漆,于是国旗便以橙红色为主色,点缀三个小黄点,代表着「Christiania」名字中的三个「i」,也有另一个论点假定是「o」代表着「love, love, love」。

自由城不承认其为欧盟领土,因此当你离开自由城时,总能看见正门的背面写着: “您即将进入欧盟管辖区。You are now entering the EU.”

  
踏进克莉丝汀安娜,仿佛时光倒流,回到70年代的嬉皮世界,房子及建筑物有着古朴残旧的农村风格,红砖外墙被喷漆颜料覆盖着,壁画有着各种艺术风格或新时代(New Age)味道。

  

自由城里最著名的音乐厅 Grey hall 始建于1891年,可容纳数千人。 鲍勃迪伦、 绿日乐队、 Blur乐队等知名歌手都曾在自由城表演过。现在,每周依然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在自由城内的各个音乐厅表演。

  
©鲍勃迪伦1996年在Grey Hall的演唱会海报
  
©美国金属乐队Rage Against the Machine于1993年在Grey Hall的表演现场

自由城的今天来之不易,他们一直在和政府斗争。从最初的政府准许展开 “社会实验”,到后来因政府要清除克里斯钦而引发游行、骚乱。丹麦政府始终没有放弃将克里斯钦 “正常化“。

  

1995年至2000年这五年间,克里斯钦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,并在1997年发行了自己的社区硬币1Løn(价值相当于50丹麦克朗,或8美元)。

  
©克里斯钦自由城的社区硬币1Løn

终于在2012年6月,克里斯钦决定接受丹麦政府开出的条件,以 7600万丹麦克郎(约1300万美元)来 购买政府强制他们购买的部分土地,而另一部分土地则每年向政府支付 600万丹麦克郎(约100万美元)的租金。

为了让自由城可以按原来的方式存在下去,克里斯钦人成立了一个基金,选出了董事会,并向全世界发行 “人民股份”,用类似众筹的方式募集资金,不足的部分则从银行贷款。

  

要数此城最著名的地方,就是可以交易及吸食大麻的自由城主干道普舍尔「Pusher Street」大街。普舍尔大街是全球最大的大麻市场,两旁摆满贩卖大麻的摊贩,摊主都用黑口罩蒙面,仔细计量着小桌上的大麻草份量,小心翼翼放进整齐伫立的试管内贩售,就像实验室人员。大街内禁止拍摄的标志随处可见,在普舍尔大街有三条规定: "have fun"、 “No photo”和 “Do not run”。

在丹麦,贩售和吸食大麻都是违法,唯独在这个自治小区是例外。丹麦政府曾经尝试铲除这里的大麻活动,但最后一切故态复萌,丹麦政府和警方只好默许这些活动限制在自治区内进行。

可是,这里从前年九月初起了一些变化,一名非自治区居民的毒犯开枪伤了两名警察和一名途人,于是,自治区居民决定一起拆除「Pusher Street」的档摊,表面似乎限制了大麻贩售,但实际上,现在大家在大街更开放地进行大麻买卖。

  

自由城反对硬性毒品,1980年配合警方杜绝了区内的硬性毒品,所有的居民对自由城进行40天的昼夜不断的巡逻,将毒贩子们赶出自由城,由此开始禁止一切硬性毒品的使用与交易。但他们对大麻则持保留态度。

  
©2014年哥本哈根警察在克里斯钦没收大量大麻
  
©"have fun"、 “No photo” 、“Do not run”

自由城里的建筑也是天马行空,除了原有的军事建筑和工业建筑,其余所有的建筑几乎都由这里的居民自己设计建造。

  

曾有人在一处自制建筑上看到这样一段话:

  

All men dream: but not equally. Those who dream by night in the dusty recesses of their minds wake in the day to find that it was vanity: but the dreamers of the day are dangerous men, for they may act their dreams with open eyes, to make it possible.

也许自由城的居民们都是白日梦想家,他们活在乌托邦的幻想里,但同时他们好像又成了实干家,有人说他们把这幻想变为了现实,你认为他们真的创造出了一个“乌托邦”吗?


  

今日互动

你理想中的乌托邦是什么样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

  
挪威四峡湾10天9晚深度之旅

  • 专业中文向导,纵览挪威夏日之美
  • 体验‘精灵之路’和‘老鹰之路’ 的蜿蜒曲折
  • 四大挪威峡湾一次性尽览
  • 体验松恩峡湾游船和最美高山火车
  • 参观世界之最 - 布道石

  

  
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(Read more),或扫码咨询松恩北欧客服,开启您的北欧旅程

目前还未有评论

只有买过此商品的客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